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创】小丁语录  

2006-02-27 23:53:43|  分类: 心灵栖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丁是我单位的一个同事,和我同在一个办公室,活泼可爱一女孩也。)

                                其一

科室有同事10名,大都风趣幽默、豁达无忌之辈,繁忙的工作之余,偶尔开开玩笑,斗斗嘴,乐一乐,以消除劳顿。

    同事大周,年已三十,有才,貌不甚佳,在情路上坎坎坷坷,磕磕碰碰。但他天生是个乐天派,并不以此为念。元宵节那晚,夜班结束,大家到“黑马”酒店楼顶吃夜宵。大周讲起去年元宵节曾和女友到此,就在此桌相向而坐,如今却是物是人非。老罗随口吟出:“去年今夜黑马中,四目相对情意浓。张妹不知何处去……”大家都说最后一句难续。“只余周郎愁满胸”,“只余周郎腹中空”,怎样?大周说不好,听了英雄气短。小丁来一句:“只余周郎地对空。”大周立时喷饭:“什么?还洲际导弹啊?!” 

其二

周日科室一行9人出游,大张(张浪)因事未去。从森林公园一路玩下来,看看天色还早,就决定到附近的大张家玩玩去。

到了大张的院子里,看见厅门洞开,空无一人。大家进厅来,坐了一阵,打算走人。小丁说且等几分钟,等她留言两句,也算到此一游;就几句,写了马上走。说着就和雨苇你一句我一句地边念叨边写:“张君,一日不见,甚念……”正写着,走来一位弓腰驼背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大家纷纷问他大张的去向,老婆婆眼又花耳又聋:“蟑螂啊?多啊。厨房晚上一开电灯,满地都是……啊,你是说这家的老四?他的学名是叫蟑螂啊?真难听……”小丁两个边捂肚子边写:“徒来一老妪,其耳聋之甚,虽雷霆乍惊,亦不能闻也。”这时,大张妈回来了,小丁又写:“正伤心处,汝母归,持一簸箕,内装龙眼干,逐个分发,味甚佳……”我们赶快催促她:“快点结束,天色晚了,该走了。”小丁快笔:“日已黄昏,临别匆匆,涕泗滂沱,减了玉肌,松了金钏……就此搁笔,吾等去也!”“也”字没写完,大张回来了,夺过纸笔:“谁走我和谁急!都吃了晚饭再走!”

结果半夜三更才回到城里,又困又乏,第二天个个唯小丁是问。

                                其三

周六,小丁和我的几个女友都去魔王家里窑红薯,我妹妹一家来看望我,我没去成,心里有点空。一个钟头后小丁发来短信:“田野里站立着金黄的稻草人,我们跑下田去,藏猫猫,跨马,杀兵,还有捉禾虾……”弄得我和妹妹聊天时心不在焉,妹不住问我:“有什么心事?身体不舒服吗?”

傍晚送妹子一家上车,又收到小丁的短信:“一条红薯滚下坡,堵断了山脚一条河!乐得孩子蹦蹦跳,乐得大人笑呵呵。”那时我正往汽车里塞柚子,看了短信,柚子拿不好,满地滚,有两个骨碌碌滚下坡去了。我气,就回小丁:“明天一到办公室,红薯落灶你该煨!”

 

  评论这张
 
阅读(119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