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创】南山晨韵(图文)  

2006-04-12 22:59:36|  分类: 游不在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为《我的南山》姊妹篇)

 

这一次去南山去得特别早,汽车由宽阔的公路转入景区的山路时,雾气更浓了,汽车好似腾云驾雾一般。

 

南山还没睡醒吧,在眼前展现着她恬静的睡容。那缭绕的云雾就是盖在她身上的轻柔如梦的纱巾吧?在缆车收票处,我们见到一个小伙子,一身白色的休闲服,胸前佩着工作人员的红牌。还没到上班时间,他坐在水笼头旁边,清洗着一碟小鱼儿,那鱼儿个儿虽小,却都肥得圆滚滚的,有泥鳅、红鲫、石斑、泊石狗、河摆脚,都是我小时候在老家的河里捞过的。我们一问,果然这些小鱼都是从河里捉上来的。近来天气干旱,小河变成了小溪,在积水较深的地方,都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小鱼,随手就可以捉上几条。我面前的这一小碟鱼,就是他和另一位小伙子,用几分钟的时间捞上来的煲早粥的佐料。唔,潭水清澈鱼儿肥,山溪淘米粥飘香。我油然而生一股羡慕之情。

 

本以为对庆寿岩的水光山色早已稔熟得无动于衷,现在才陡然发现还另有其它的意趣。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起个大早,挽个比自己高的箩筐,对母亲说去采猪菜,却总是先下水捉鱼。翻开一块石头,就会有一道褐色的影子倏地飞出,赶快用手捂去,捞起来,那影子就变成一条泥鳅或泊石狗,在掌心活蹦乱跳……这童年捉鱼的情形,在这么一个凌晨,这么一道溪边,事隔二十多年,又在我眼前浮现了。

 

我开始留意南山人的生活。庆寿岩禅寺里,几名僧人和两位工作人员在念经,面容安祥。麻竹园尽头的村庄里,叮叮当当地出来一列马队,牵马的小伙子身着民族服装,脚边跟着小马驹,他们到景区的牧马园上班来了。在禅寺前的一间店铺里我们和店主聊了起来,他絮絮叨叨地告诉我们,面前这一片草地是他的自留田,那一片松林是他的自留山,南山阁旁边是他的房子。我这才注意到南山阁旁边确有一户农家,古朴的青砖楼,在树丛中几乎看不见。景区还未开发时,这里的人们只能靠种田为生,山都是石壁,不能开挖种果树,在石缝里长出来的松树,因为缺土少水,不能割松脂。以前建房子,要请十几辆自行车从山外拉水泥,现在大路通到了家门口,村里的水泥楼大都是近年建的。我们问他为什么不建幢新楼,他说:“送女读大学呗。”

 

正说着,他的读大学的女儿送早餐来了。那是个纯朴中透着灵气的少女,在我们的面前腼腆地笑着,那早餐是—盆粟米粥,几根咸萝卜和酸豆角,做父亲的却吃得很香。

 

站在麻竹园的高坡上,我静静地眺望远处那个小村庄,那依依的杨柳,玲珑的小桥、流水;那袅袅的炊烟,几声鸡鸣,狗吠,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某根琴弦。此刻我弹奏出来的心曲,是向往、羡慕?抑或还带点空虚、寂寞和悲凉?村头有几位白发的爷爷奶奶,爷爷敲着烟斗,奶奶弄着针线,道着桑麻长。他们若知道我此刻的感受定会觉得不解,他们不知道,这伴着他们朝朝暮暮、年年岁岁的一草一木,这田园,这生活,对于一个在城市的喧嚣里住久的人,像我等,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

 

                                       (点击进入《我的南山》)

 

 

     

 

    

    

 

  

 

 

    

 

    

 

   

 

 

    

 

   

  

 

 

(图文 / 红尘千山)

  评论这张
 
阅读(129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