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创)一位普通教师的节日感言

2006-09-11 23:35:09|  分类: 心灵栖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其实我一直不想说,不想夸,更不想辩白,所以我很少公开我的职业,我也很少看有关的帖子,我怕人们变色的眼光。但今晚一位博友请我上网易论坛看他的帖子,我无意读到了一些有关教师节的文章,有点寒心。我觉得我想说一说。心很乱,不知怎样说起,就用我以前写好却收藏着的一篇文章开始吧。

 

                   一、《九月十日的偶想》

 

不是说没有选择,也好像是别无选择,已经干上了这一行,已经爱上了这一行,有很多乐趣,有很多幸福,也有很多朋友。

有人说,师长就要有师长的威严,要不苟言笑,要倒背着双手,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很矜持地踱着方步。我却愿意来到学生中间和他们做朋友,了解他们,让他们也了解我。课堂上和他们奇文共赏析,一起吟,一起诵,一起喜,一起愁,—起走进文章的意境中,惑悟字里行间的点点滴滴。

教过的学生很难数得清,只知到县里哪里走走,常有认得不认得的学生来自报家门:“老师,我是您的学生,叫xxx。”然后说起一些陈年的旧事,例如一丁点儿小事,一句半句话。我几乎全忘掉了,亏他们还记得。有时带他们郊游,我走在头里,他们围在身后,叽叽喳喳的,我就想起“孔子出游”,孔夫子周游列国可不是追随的门生—大群,浩浩荡荡荡的?

最难得的是和他们之间那种知音似的默契。像我发表了文章,有时拿给他们看,他们的点评似褒似贬,极为随意,我也只是笑笑,意会即可,无需言传的。苇霞,我已不做她的班主任了,但在校园里还常碰着她,有时两人笑笑,有时我问她一句:“那只蝙蝠还泊在墙上吗?”这句话有关她的一段心事,她说:“还在墙上。”意思是心事还没能放下,我说:“让它飞了吧。”后来她告诉我说:“它已在屋里飞来飞去了。”这种接头暗语似的对话常使旁边的人听得莫名其妙。虫虫,也是我上期带的学生,很有才华,也很内向的。上个学期我组织了个“拍卖你的生涯”的班会。我让虫虫做经纪人,他手握一个儿童玩的充气塑料锤,在讲台上吆喝:“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到月球上观光,人生最浪漫的事情,还有谁来竞拍?好,八百元一次,八百元两次,八百元三次!成交!”随着话音,“呱”的一声锤下去,好威风好熟练的一位经纪人,我就知道他行的。但不久他又沉默寡言了。他最喜欢听羽泉的《冷酷到底》——只听不唱的,我就在路上碰见时送他一句:“不要以为沉默就是冷酷到底!”他现在开朗多了。

李坚和小玲两个女孩子,已经毕业了,也当了老师,今年暑假她们到桂林游玩,也许是第一次出远门吧,她们蛮高兴,蛮重视的,还特地告诉我:“我们到了桂林就给你打电话,还给你带桂花茶回来。”看她们哄小孩似的哄我,我也放肆了一回,她们回来后就打电话过去:“你们从桂林回来好几天了吧,怎么还不把那盒桂花茶送来?我都一天念叨好几遍了:怎么还不送茶叶来?怎么还不送茶叶来?”把她们乐得……  

就这么其乐无穷,就这么乐此不疲。每次送走一个毕业班,我都像放走自己心爱的风筝一样,空落好长—段时间,但既然选择了做风筝,就应该让它们飞,而我还要不断做出新的来。

 

二、昨天(2006910日)一位学生给我的邮箱发来的信

 

老师:

    你好!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往你的邮箱寄信,反正就是有一种情感在驱动着我,让我总想和你说说话。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你的学生,这个学期我只听过你的8节课。还有去年你为我们上的那节课——罗素的《我为什么而活着》,那时我就想给你写信,想和你交个朋友,可是我却没有。一年了,整整一年过去了,去年的九月十日到今年的九月十日是否有什么改变?一年你又送走了一届毕业生。

   高三了,我却不知怎样面对。第一次月考糟糕极了。高三的日子忙得像打架,可受伤的总是我,那惨不忍睹的成绩将我曾经的豪言壮志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我害怕我会丧失最后一丝勇气与信心。我知道我一点点坠落,我拼命的挣扎着,想捉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可是一切好象都是徒劳。有时侯觉得生命就像被抽空了一样,有点失落,有点无助。我思考我为什么而活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我就是觉得我只有跟你才能说这些,其他没有人能将我救赎。我也没有其他人要跟说的了。你的8节课让我完信任于你甚至依赖于你(精神上的),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忙于学习、作业,没有人会听我发神经的,突然觉得身边的人变得好冷漠。别人在用功时,我却在开小差。

    高三了,我也应该为自己的未来着想了,我也想一鼓作气拼出个未来,可是现实中的我又显得那样的无能为力,面对一道道冷酷无情的题目却无从下手它们就像魔鬼的手一点点把我压下,压下,直到要将我压得再也站不起来。我呼喊,我挣扎,可没人理我。白岩松说过:一个人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战争,一个人的战争。这个时候你的内心已经兵慌马乱天翻地覆了,可在别人看来,你只是比平时沉默了一点而已,没人会觉得奇怪。这种战争注定单枪匹马。高三,是我一个人的战争,我注定单枪马。

    有时侯真的想好好地哭一场,一次哭个够,等到下次受伤时不用再哭。可是我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无论身处的境况有多糟,能够使自己彻底心伤的永远只有自己。有时侯总想逃避什么,忽略什么,但是到最后就会发现,活者,忘记过去和忽略现在都不容易。我不应该逼迫自己去铭记什么或忘却什么,给自己一点悲伤的时间。现在要做的仅有认真地做好现在这个能触摸到的自己。

当一个人有高飞的冲动的时候就不满足在地上爬行,当高飞的欲望消失,翅膀却成了累赘,当行为与目标一致时,就扬起激情,当激情与理想共舞时凡人也能创造奇迹。现在高三的我不奢求自己能创造奇迹,我希望自己不要再下滑,沉沦。我不在乎自己能走多高,我在乎自己还能走多远,我实在是累呀。

    老师,其实我很想做你手中的一只风筝,让你牵着我,那样我才不会看到害怕,不会害怕自己迷失方向。可是我却不能。请允我手这样的话,因为喜欢你所以喜欢上你的课,可又令我失望,因为你只是代课而已,所以你走了去了别的班。

老师,我很想说出我是谁,但又害怕我说出```````我知道自己成绩不好。也许你对我没印象,可有一件事我至今难忘,那时你叫我背书,本来我已背出,但当我站起来后,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老师,感谢你,感谢你代过我们班的课,感谢你让我认识你,感谢你让我如此信任你。不管得不得到你的回信,我已很满足了。

生命是痛苦与欢乐的轮回,是成功与失败的循坏,是沉沦与拼搏的往复,是一段有梦想的人生的路程。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实过,我该好好生活了。我知道我为什么而活着。

老师,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JYC

       2006.9.10

 

三、回信(有删节)

 

JYC同学:

你好!

呵呵,不知道你是哪一位噢。没署姓名。而且我对于邮箱也不是很熟悉。你是7班的吧?不要那么悲观和自责,更不要将成绩和高考看作救命稻草。是的,现在身边的同学都很忙,也许没注意到你的孤单,你要理解他们。那么我乐意做你的听众,你可以继续给我写信,也可以找我面谈。

你的文笔很好啊。这封信就写得很好。还有白岩松的话,用在这里很贴切的。

……

我为什么而活着?我们做不到罗素的高远,丛飞的伟大,但我们可以往他们的方向望去,起码对得起自己,尽量不给他人造成危害,这样的人生就没什么遗憾了。至于高考怎么样,这不是完全由我们决定了,希望你不要对自己那么苛刻,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考上重点的,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考状元的,我的孩子读书成绩也不是很理想,但很懂事,我觉得会做人最重要,将来能自食其力,过普通人的生活也不不错嘛。因此我没有给他很大的压力,因为他不像我,呵呵。我觉得我天生对学习有兴趣和责任感,学起来不觉得烦和累。

我的感觉是,1、自己努力了,就可以问心无愧,甭管他人怎么说,怎么看。在努力之余,也要允许自己开点小差,开了小差过后再学习嘛。所以你不必为身边的同学都刻苦,而自己分神而苦恼,我总觉得,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人生,我不自卑,也不自傲,我是我自己。

2、精神上站得稳很重要。精神丰富、充实的人,是打不倒的。就算暂时沮丧,也不会永远沉沦。其实我在生活中也有烦恼,但我总吃得下,睡得着,当然也许是因为我的事业已经基本定型了,能养活自己。但我觉得精神充实真的是最重要的。

3、多保留一点自我,尽管周围的人都不这样。我试过很长时间向周围的人看齐,结果迷失了自己;这几年逐渐坚持自我,活得更加开阔(你从我上的课都可以看出来)。当然不是怪癖和孤僻,也要平和、近人,不要清高自傲。

…….

一时就说这些吧。

我工作和家务之余还上网做博客,写文章,交博友,不过现在你学习很紧,等你高考结束,我可以带你看看我的主页,认识我的博友,网络也使我的生活更有意义。

   此祝

进步!

 

                             黄老师

 

                                                          

                              2006.9.11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