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创】我的一路小跑的村庄  

2007-11-02 17:18:19|  分类: 心灵栖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不久前回乡祭祖的情形。

 

十多年没有回故乡祭祖了,记得小时候是年年去的。世事沧桑,曾经宽阔的山路,现在几乎被茅草遮蔽了,村中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上山的人越来越少,这对环保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不过有些痕迹是任谁也无法改变的。那棵木束树还长在路旁,一样长着一簇簇沉甸甸的果实。现在能爬上树的,当然不再是我,而是十二三岁的小侄们。那几个猴精一样、晒得黝黑光溜的小家伙,手脚并用,吱溜一声就窜上了树,接着果子就像雨点般被扔了下来。那椭圆形的木束果,有着芒果一样的外皮,剥开皮,露出芒果样金黄的果肉,咬一口,一股甜酸味顿时溢满口腔,直往喉咙钻去。当年的我扎两根羊角辫,光脚丫,也晒得黝黑光溜,也能吱溜一声窜上树去,把果子雨点一般扔下来。那时的伙伴有十五六个,挺前、志勇、妙清、妙宁、广松……至今我还能叫出一长串名字,可惜他们下广东的下广东,出嫁的出嫁,我这次回去,只碰到了嫁在本村的广松,以及挺前、志勇他们的妻儿,真是时光不饶人哪!

 

爬上六盖顶,那块风动石还在,侄子们在上面跳来跳去,吱吱喳喳像丁髻鸟。我也尽力爬上去,坐在当年最爱坐的位置上。在我面前,在山脚下就是那个叫车饭垌的村庄,比我们村大多了,有一百多户人家吧?村中建了不少三层平顶楼,楼顶都竖着电视天线,隐隐约约有乐曲声传上来。村头那座地主楼还在,但在平顶楼当中已显得破旧和黯淡。记得八岁那年,第一次跟爸妈上山扫墓,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我第一次发现我们村之外的、更大的村庄,更高的楼,更多的人。孩童的我小小的心里憧憬着,也许,翻过对面那座山,又是一个更大更大的村庄,再翻过去……然后到海边,那是太阳的家,很多很多的水静静地躺着,比三月三的蓝靛草的汁还蓝。

 

到阿公的坟墓时,发现墓地被一片荒茅藤覆盖了。“这藤,年年砍,年年长,看来不把一坡的藤根锄光是不行的。”堂弟说。这种藤,长着宽大、碧绿的叶子,藤茎可以用来扎粽子,还可以编箩筐、鱼篓和各种小玩艺,小孩子挺爱玩的。

 

记得有位作家把童年的伙伴比作会跑的豌豆藤,而他是跑得最远、跑到上海滩来的那一根。如果我和童年的伙伴也是荒茅藤,我是不是跑得稍远点的一根?多处多次见到了孩提时的大海,还到过北京、上海,还成天在书本中遨游古今,偶尔在报刊上见个豆腐块。志勇他们只是暂时到了广东,妻儿还在村里;妙宁妙清她们,不是嫁了本村就是邻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没有跑远。这次碰到广松,我差点认不出她了,背上背了一个孩子,手里还拉扯着一个:“这是阿三、阿四,没办法,光生女孩。你们工资人就好了,还是你妈有眼光,送你读书,你有福,你妈也有福……”唉,我和童年最要好的朋友只能聊些有福没福的话题了。

 

不过很快的,新建的村小学冲淡了我的惆怅。那是村中最漂亮的两层楼房,每层四个大教室,西式门,茶玻窗,雪白的内外墙,楼层刚刚竣工,还没来得及搬进去。比起在某些地方看见的,富丽堂皇的社庙,摇摇欲坠中小学,我为我的村庄庆幸着。我想:其实每一朵豌豆花都美丽地开着,每一根荒茅藤都努力地跑着,只不过有快有慢而已。我的村庄,也在以它稳健的步子一路小跑……

   

                                      红尘千山         2007.11. 2  午

             (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引用及转贴)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