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创】傍晚走过横石街  

2007-08-10 15:01:44|  分类: 游不在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条路,也曾走过两趟的,一次是和母亲,和外甥女,母女俩眼里都只有那个活蹦乱跳的小鬼头,怕她跑到荆棘丛里去,或碰了毛毛虫,或摔跤。另一次是和一位朋友,我絮絮叨叨地向她诉说着烦心事,眨眼就把这段路走完了。

 

从我家出发,走中环路,在半途向左拐入横石街,再走上山头,从看守所旁绕过,途经容厢中学、县师范、县高中,又回到我家门前,刚好绕了一个圆圈,终点又回到起点,人世间的事情也常常这样的吧?

 

曾经有段时间,繁忙的工作、疾病、纠葛,将我累得只有叹气的份儿。周末了,远离了工作,却更接近寂寞和空虚,那时我是拼命地看书,或者到街上租碟看,《绝世好B》、《咖喱辣椒》、《山村鬼师》,这些搞笑或怪异的片子,只能换我当时一笑,或一大惊吓,然后重又陷入无尽的空虚之中。

 

而现在,我爱出去走走,大自然往往有着对人生烦恼的诠释和开解。

 

换双平跟鞋,走出家门。横石街通向郊区,越走越偏远,行人很少,每幢房子前的花坛不像别处要统一种芒果或紫荆、金急雨之类,而是任由房子的主人随心所欲地种上自己喜欢的东西,空心菜、白菜、番茄、长相怪异的茄子……我一坛一坛地看过去,猛不丁地和一丛苞谷撞了满怀。我停步,仔细地看苞谷,一阵风来,它们摇晃着身躯,“咯咯咯”地笑了,正对着我的那个大苞谷笑得最厉害,笑得它头上的缨须一抖一抖的,还露出了几行洁白的牙齿。朋友,你笑什么?记得我在一篇文章里写过:“如果满腹的话无处诉说,就在地上挖个坑,把所有的心事往里边说,然后填上土,然后那里就长出一颗苞谷,果实都龇牙咧嘴……”你莫非就是我当年挖的那口深坑里长出的苞谷的子孙?在你的根底下还埋着我那时的喜怒哀乐么?

 

苞谷不说话,只是笑得很轻很轻了,向我扬着手里的绿绸子。

 

走到横石街的尽头,走向山顶,我又见到了老朋友苞谷,而且是满野一大片。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如果说真有能使人瞬间快乐起来的方剂,大自然算是最好的一种。我微微地笑了,在草地上坐下来,满眼里一株株小草都转过脸来向我打招呼。那株灯笼草,亭亭玉立,提着两只精巧的红灯笼,头上还有几只小小的尚未成形的,像印度舞女头上闪光的小珠花。风掠过,灯笼草就轻轻地舞起来,两只灯笼前后左右有节奏地晃动。见过扇舞见过伞舞,没见过草儿的灯笼舞。舞着舞着,藏在花苞里的一根黄蕊露了出来,我急忙对草儿说:“小姑娘,轻点慢点,你灯笼里的蜡烛芯掉出来了。”

 

噢,就在这草地上,在苞谷的旁边躺着。尽管不远处就是那座看守所,有着冷冷的岗亭,冰凉的高墙,我都看不见,我只看见眼前这些景致,茵茵的草,巧巧的灯笼,憨憨的苞谷。还有天上那望不到边的湛蓝,那洁白的纤云……

 

于是我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红尘千山   2007.8.9 

(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引用及转贴)

 

 

 

 

2007.7.21摄于黎塘镇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