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爱在天涯(中)  

2010-06-10 19:06:34|  分类: 爱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爱在天涯(中)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有一晚加班到11点半,终于把活儿干完了。她走出大楼往家赶,手机响了,是槟的:“我们到世纪本色吃宵夜,你来吗?”

“不了。我就要到家了。”她说。其实家不过是临时租住的一个小房间。

“我去接你。”槟把电话挂了。

她在门口等了一会,就见槟的红色摩托开过来了。天下着蒙蒙雨,槟拍了拍后背双人雨衣的另一只帽子:“钻进来吧!”

她摇摇头,撑开小花伞,坐到了后座上。

好像是很久很久以来,这样地坐近一位异性,虽然隔着一层雨衣。她之前的科室里全都是MM们,太阴柔了。她想着,7年前看流星雨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了。

原来他们科室习惯在晚上加班以后出去吃宵夜的。当他们来到世纪本色的时候,其他人都在,正忙着打电话请菲儿来。

“请不来,你和她说吧。”老杨把手机递给槟。

“嗨,来吧,都等着了。”他笑着对手机里说。手机里菲儿不知说了几句什么,就挂了。

“看来非得你去接才来。以前都是你接的。”老杨说。槟忙着递碗递碟,装作没听见。

 

由于勤奋,再加上槟的指点,工作上她很快就成了熟手,已经有传言说SAMM公司有意把她留下来。这个下午,又加班到6点,下班的时候,菲儿走到槟那里,不知说他些什么,还大笑着扯槟的耳朵,槟一边躲一边说:“别乱来,哎哟,真疼……别捣乱……

她,也跟着同事们取笑着槟和菲儿,一边笑一边收拾东西。提着手袋走出办公室的门,却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赶的样子,忍不住要快快地跑。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眼睛已经是酸酸的了。

“嘭!”有什么东西拦在了前面,揉揉眼睛一看,是槟的红色摩托。他把头盔往上一推,定定地对着她笑。然后递过一只头盔:“快上车。”

她没有接:“去哪儿?”

“好地方。上车吧?”

“不去了。”她转身就想走开。就在那瞬间,胳膊被什么抓住了:“别逃了,上来吧。”接着头盔也被戴着头上了。

她极不情愿地上车,也不知他要把她带到哪儿去。在路过一个糕点店的时候,他停车,进去买了些糕点。

 

车子七拐八拐,来到了河滨公园。槟拉着她,找到一块草地,坐下来,递过纸袋:“吃点吧,快开始了。”

她想起了,今晚公园里的音乐喷泉正式启用。这家伙还蛮细心的。

音乐响起来了,是雅尼的“With an orchid”,随着音乐,喷泉池升起了缕缕水线,越升越高。接着,水线越来越多,越来越粗,一波又一波地向上,向上……最后升到最高点,又慢慢地降下来;再一波又一波地上去;水花四溅,一阵阵清凉的水雾飘过来,落在脸上,裸露的胳膊上,说不出的惬意。她和槟就这样坐着,静静地听,静静地看。

音乐平息,喷泉停止了。槟问他:“好看吗?”

她点点头:“好看,明晚还有吗?”

“没有了,今晚是试演,据说再表演是国庆节,一周之后。以后是周末和节假日才有。”

“美好的东西怎么这么难以遇上。”

“正因为不频繁,所以才更美,也更让人向往和珍惜。”

“那就让它疏疏朗朗地出现?”

“我宁愿这样。”

呵,简直是两位哲学家在清谈。后来她想起,也忍不住要笑。

 

夜深了,槟把外套披在她身上,右手兜过来扶住她的肩膀。她忍不住微微的颤抖,不由自主地靠着了他的肩头。

有什么音乐在慢慢地响起,像那首小提琴《思乡》,她觉得自己好像在一朵睡莲里,睡莲在水气氤氲的池塘里,莲瓣微微地颤抖着慢慢打开,在水面上慢慢上升……

该回去了。她自言自语地说。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请勿引用或转贴)

                  红尘千山   20104月初稿,68日晚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