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爱在天涯(上)  

2010-06-09 09:07:37|  分类: 爱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爱在天涯(上)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她的公司和SAMM公司合并,她和一批同事去SAMM公司学习交流,又见到了槟,在七年之后。

斌所在的SAMM公司的这个科室,在她来交流学习之前只有两位女士。如今的槟,睿智机灵,很有亲和力,深得同事的喜欢——特别是她带去的女同事们。

 

见到槟,七年前的点点滴滴记忆又浮起来了。那时他们都在一所中学读书,并不同班。每个周末,她从远远的偏僻的乡下赶回学校,用26吋自行车拉着米或者柴。下雨天,泥巴把车的车轮和轮盖之间的缝隙全塞满了。交了柴米,她就把车拉到普老师的宿舍外,在空地上洗车,用竹篾把泥巴一点点撬下来。车洗干净以后,她就把车拉进普老师的宿舍,靠墙放好。

这时她就会看见槟,在窗前的桌子上坐着,或者焊接收音机的零件,或者在画些建筑图纸、漫画之类的东西。

槟是普老师的二儿子,她是普老师的学生。离家太远,父母节衣省食买了辆自行车让她骑来学校,同时也让她把上交学校的柴米运来。崭新的一辆自行车放在哪都不放心,她就问了普老师,把车放在了普老师的宿舍。后来想起,普老师两个孩子,还带着两个侄儿,宿舍已经够挤的了,还要挤进她的自行车,她实在是不懂人情世故。

她和槟是同学,同年级不同班。那时男女同学之间是没有什么话说的,所以她和槟也没说过什么话,最多在她放好车之后,走过窗前时小声说一句:“又在焊收音机吗?”脚步也不停,也不等回答,就走过去了。槟则是笑着望她一眼,又继续低头焊他的收音机。

 

考了高考了,同学们都有点不舍。一次,她和春走过操场,遇到了槟和另一个男同学,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槟停住了脚步,说:“今晚去看流星雨吗?”

静了一会,她想,应该是对自己说的,就说:“看啊。”

“那7点钟在校门口。”

那个夜晚第一次和男同学在街上走过,走到江边,在公园的草地上等流星雨。四个人,她和春,他和白日里的同伴,依然没有很多的话,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氛围洋溢其中。春说,流星雨出来的时候,悄悄地许一个愿,这愿望就能实现。但当流星雨出来的时候,她闭上眼睛,脑海一片空白,想不起该许个什么愿望,许愿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第二天,春兴高采烈地来找她,说槟请她们傍晚走河堤街。她去了。春和槟滔滔不绝地聊着,她和槟的同伴走在后面,索然无味,心想:以后再也不出来了。

后来,后来就回家了,整个暑假都在做农活,依稀听说春常到槟的家里去。等到来了大学通知书,等到她到了外省的一间大学读书,高中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只是没想到,七年之后还会在同一个办公室碰上。他已经不是当年端坐窗前的青涩男孩,而是成了一名出色的业务总管。时间长了一些,她就感觉到了,办公室里有个女孩子很喜欢他,同事们也早已开过他们的玩笑。

槟的科室之前只有两位女士,一位三十多岁,另一位就是那喜欢他的叫菲儿的女孩。由于女孩子少,菲儿自然成了大家的宠爱的对象,而作为总管的他,也对菲儿也是多多的关顾。她见过他们聚餐和外出游玩的照片,槟和菲儿总是挨在一起的。

刚来到槟科室的第一天,为着7年前的友谊起见,她到槟的办公桌前坐了一会,聊几句话,就见一个细高挑儿的女孩蹬蹬蹬地走进来,扫了一眼办公室,再往槟看过来:“怎么了?”然后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了。那时她就觉得这女孩对槟有点什么,那时她潜意识应该想有:“我不是你的敌人,不会抢东西的。”刚从几年大病里走出来的她,瘦弱、憔悴而难看,没有心情多想什么。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请勿引用或转贴)

                   红尘千山 20104月初稿,68日晚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