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2010-08-31 15:07:21|  分类: 游不在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觉前把手机闹钟调到5:30

3日早上,闹钟响了,我迷迷糊糊嘟嚷着按停了,想继续睡,忽然想起已经身在凤凰,要早起拍照,连忙起床。

客栈的大门锁着。我轻手轻脚拉开一个又一个插销,再拿下一条横杠,打开门走出去。

清洁工刚刚打扫过的街道行人寥寥,两旁大门紧闭。这才是更接近我意念的凤凰。登上北门码头的城楼,俯身一看,跳岩晨色熹微,只有三五游客,太好了!忙跑下去拍照。

喧哗了一夜的酒吧一条街还在沉睡,那些紧闭的门窗多像渴睡人的眼。向虹桥方向望去,东岭和八角楼沐浴着晨曦,一团团雾气从岭脚向虹桥漫过来,漫过来。跳岩两岸的江边也升腾起一层层的水汽,和虹桥漫过来的雾气连接在一起,混合在一起。于是沱江两岸就像浮在着水雾上,虚无缥缈,朦胧欲仙。

 

一位皮肤黝黑的大婶靠近我们,问:“坐船吗?每人10块,可到沈从文墓地。”好啊,在水雾弥漫的清晨泛舟一定别有情趣!特别是可到沈从文墓地,我们正发愁怎么找得到墓地呢。

从悠长悠长的小巷一直往下走。大婶说泛舟的地点就在下游,我一厢情愿地以为在沙湾。谁知到了沙湾,大婶说还在前边,不远。

原来凤凰的舟程分三段:跳岩至沙湾一段,归旅游局管,买了通票的游客可坐;沙湾又另有人承包;而大婶的船则在沙湾之外。

大婶一路哄着说“就到了就到了!”,其实已经出城很远,而且走得有点累,但想起沈老先生,就继续前行

大婶的游船在听涛山下的龙潭,离虹桥3里多路。有美丽的跳岩。我们在听涛轩上了船。回望凤凰城方向,山色依稀,白雾横江,如在梦境里。划船的大叔很热情,听说我们要去沈从文墓地,就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沈老来。但我们又问到墓地在哪里时,他就有点支吾。

船到沱江大桥,就往回转,又转到听涛轩。大叔向码头上方一指:“喏,沈老先生的坟墓就在上边。”晕,他和大婶一直支支吾吾,原来是担心我们知道了沈老先生安息的地方,就不肯坐游船了。其实也很理解他们,沙湾以上的水域俨然被公私分别承包了,属于他们的这一块水域离城有点远,做游船生意挺费脑筋的。不过眼前一批又一批的游客赶来,龙潭渐渐热闹,粗略算一算,船家的收入还不至于窘迫。那些游客也是像我们一样的吧?怀着坐船的激情,被大婶们哄着“就到了就到了!”来到这里。不过个个都挺兴奋的,有的拿起船上的桨拍照留念;有的和船夫一起唱歌,唱的是《山歌好比春江水》,觉得好玩,《刘三姐》的歌,咱广西壮族的歌!

 

在听涛轩吃了早餐(苗家米粉),往听涛山上走不远,就是沈老先生的墓地。先看见一块石碑,镌刻着画家黄永玉为表叔沈从文题写的碑文: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墓地绿树环抱,清幽而简朴,是在一块小平地上,树一块普通石头。石头正面是沈先生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背面是沈先生姨妹张允和的撰联: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此联句尾四字连缀成从文让人,总括了先生的高风亮德。

墓石前和草坪边上摆放着一些花环。我内疚自己匆忙赶来,竟找不到可以敬献给先生的礼物。忽然看见树上挂着无数粽叶编的蚂蚱蜈蚣,想起刚才在山脚,一位读小学三四年级模样的“翠翠”缠住我,让我买她编的蚂蚱,我顺手买了两只,原来是可以献给沈先生的。于是小心翼翼地把蚂蚱挂了上去。

先生一生,淡名如水,勤奋、俭朴、谦逊、宽厚、自强不息。他爱祖国、恋故乡,所以选择了仙逝以后回到故乡安息。

墓地就我和旅伴“蔷薇”两人,默默地坐了好一段时间。正准备下山,又上来一位游客,书生模样,请我替他拍几张照片。我们下山走了一段路后往回看,还看见书生在墓前静默着。

遇见“翠翠”,我对她说:“小朋友,你应该对游客说明白,‘买点礼物送给沈老先生吧,挂在墓地的树枝上的’。不要只顾拉着人的手,说,‘买一只吧买一只吧’。”她羞羞地笑了。

前面走来一家六口,向我打听墓地在前边多远。我一一指点。毕竟,断断续续地,还是有人到来。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引用及转贴)

                                                                                                红尘千山 2010.8.30 晚

 

 

之五:老宅          之六:凤凰之夜                  之七:寂静清晨       之八:再见,凤凰!

 

点击小图可浏览大图,更多相关图片欢迎浏览我的博客相册。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清晨的街道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北门城楼旁的街道                凤凰大桥          北门码头古老的城墙       沉睡的酒吧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水汽润湿的跳岩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雾气从虹桥漫过来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俺 从跳岩上走过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沱江两岸就像浮在着水雾上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悠长悠长的小巷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古城墙根儿                         寂静的街道                        龙潭                            船夫讲着沈老的轶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回望凤凰城方向,山色依稀,白雾横江,如在梦境里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原】“凤凰七日”之四:听涛山下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龙潭也有美丽的跳岩

沈老先生墓地的照片见 【原】“凤凰七日”之二:曾经冷藏的凤凰——沈从文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