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千山的小屋

曾经拥有过,曾经失去过,曾经为了你魂不守舍......

 
 
 

日志

 
 

【原】满地鸡毛20:葫芦庵乱弹赏月诗  

2011-09-13 11:04:01|  分类: 满地鸡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满地鸡毛20:葫芦庵乱弹赏月诗 - 红尘千山 - 红尘千山的小屋

 

  晚月亮很圆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2011年的中秋节,忙罢家务,百无聊赖,且去葫芦庵走走。

葫芦庵是我和几个朋友往日经常相聚的地方,其实也不过公园里僻静角落的一座凉亭,亭边是一道围墙,墙外即是马路。因一墙之隔,马路上的人声已消减了许多。又因这人声的恰当掩护,我们几个在葫芦庵可以随意笑谈而外人不觉。

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多日不来。原以为今晚亭上会很寥寥。谁知才走近,就听到两个人在对话。一个男声说:“今晚月亮很圆。”另一个女声说:“很大很亮。”

听到这近似废话的应答,我不由感慨:“居然有比我更无聊赖的!”仔细一听,原来男声是秦皖江,女声是涴芷。

又听秦皖江道:“在江边看滴。”

接着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句:“婆家看不起娘家人。”

我走进亭里,一看,一个个都在。大出意料之外:“怎么一个个都在呀?”

他们不解地看着我。我说:“别瞪我。今晚还来这里的,八成是孤独人。你看哪个不是一家人其乐融融聚在一起庆中秋的?我本打算上来看到哪个孤零零地在,就安慰安慰。谁知都在。”

寒笳欲哭。我赶忙说:“或者让谁来安慰安慰我。”

“别酸溜溜的了,快来参加联诗吧!知道你家长打牌去了,你肯定会来的。”寒笳边说边把我拉到她和涴芷中间坐下。

 

 

 龙哥驾云入江南

 

我噙了一口茶,觉得味道不错,问明是松山小银针,就说:“你们准备联诗呀?既然这样,我先说一句在上头——寂寞中秋桂花闲,”

“这个头好,给人留有余地,只是过于寂寥了。” 涴芷噙了一小口茶,联道,“寂寞中秋桂花闲,今夜何人望蟾仙?”

皖江联道:“对月遥寄乡愁思,”

寒笳联道:“当歌无心弄琴弦。”

皖江联道:“孤山注①)隔江看情郎,”

涴芷忙联道:“老大酒醉成了诗仙。”

我正渴了,忙忙的吃茶,这时赶忙摆手:“罢罢!你俩联的这两句还是诗?”

涴芷笑得几乎一口茶要喷出来:“孤山隔水看情郎,皖江对岸寄情诗。”

我说:“不算不算,掉韵了!”

寒笳道:“瑶池仙女下凡间,原是西湖小孤山。”

“这回更乱了!可怜我开的好头。”我气狠狠地说。看他们拿我来开涮,也不管他们了,只顾慢慢品尝东寻大哥带来的陶陶居月饼。冬寻大哥坐在对面,埋头在手提的键盘上敲敲打打,不知在忙些什么。问他,说是在赶单位的宣传橱窗设计,忙得脑袋发昏。

皖江用牙签挑起一小块月饼,边吃边点头说:“嫦娥姐姐下人间,”

说完又吃一块:“孤女夜思情绵绵。”

吃第三块的时候冒出一句:“龙哥驾云入江南。”

大家都笑他:“可是在岳母家喝醉了!缺了中间一句还算诗?”

涴芷替皖江凑齐道:“孤女夜思情深深,牛郎对月意绵绵。嫦娥姐姐下人间,龙哥驾云入江南。”

寒笳也道:“孤女夜思情绵绵,清幽床前孤灯伴。”

 

 

  寒笳横批大派送

 

“全乱了,章法还讲不讲?暂停,且吃我家的正阳月饼!”我把切好的月饼放在小碟里,一碟碟给他们递过去。看皖江开始神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他有事。原来他一家人在岳母家过的节,他的家长邀了七大姑八大姨家一起晚饭后到江边赏月。趁等待人齐的功夫他偷跑出来到的葫芦庵。他喝了大半斤宜酒,得找地方撒酒疯。大家既笑他酒后失态,又笑他战战兢兢怕打雷的样子。

正打趣间,寒笳将茶杯放下,站起来吟了一首:“孤女夜思情绵绵,举酒邀月来相伴。牛郎笑问应无恙,天阙人间一线牵。”

涴芷那里肯让人,且别人也不如她敏捷,都看她扬眉挺身的说道:“西湖小孤山上升明月,安庆长江岸边思嫦娥。”

寒笳道:“横批,天涯共此时。”

我各给她俩拧了一下腮帮,然后跑过去把冬寻的鼠标抢过来:“今晚什么时候啊,还在弄你的宣传橱窗?快对两句!”

冬寻把一杯漓泉一饮而尽:“中秋之夜醉郎诗兴大发,月光之下才女应对不暇。”

寒笳忙丢了茶杯,道:“横批,天涯共聚。”

皖江还没开口,就笑得牙都快掉了:“年年中秋今又中秋,岁岁赏月月下共舞。横批,与狼共舞。”

寒笳不容他讲完,抢道:“横批,四海月圆。大家继续,俺是横批贩子,横批我全包啊!”

……

 

   秦皖江登时告辞

 

正闹着,皖江放在石桌上的手机响了,他快手拿起,一边小跑走开,一边接听:“就到了就到了!”跑到十多米外回头向我们招手:“我先走了,88!”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晕乎,惧内惧得如此!我道:“葫芦庵一声霹雳,秦皖江登时告辞。”

大家相视而笑。冬寻搞怪道:“雷婆一声霹雳,雷公登时告辞。”

寒笳:“霹雳一声震天响,吹灯拔蜡入梦乡。”说完自己先笑倒了,捂着肚子揉肠子。她暗讽的是我们平时上网聊天,看见家长(又名“雷公”)回来了匆忙下线的情形。

涴芷:“红尘千山万里路,冬寻大哥咫尺情。寒笳涴芷香四溢,东西南北共温馨。月下一声霹雳响,皖江登时忙告辞。惊得众人心胆颤,纷纷吹灯入梦乡。”

寒茄:“红尘千山万里路,冬寻大哥咫尺情。寒笳涴芷香四溢,东西南北共西厢。月下一声霹雳响,皖江登时告辞忙。惊得众人心胆颤,吹灯拔蜡入梦乡。俺修改一下下哈。”

我说:“这皖江大哥今晚够闹的。”

涴芷道:“老大喝了酒才会闹。”又吟道:“往年中秋孤赏月,今夜屏前共笑谈。情深无处发,借酒撒思念。”

冷不丁冬寻插话:“情深无处发,借酒撒思念。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情郎。”

我瞪了他一眼:“浅了,俗了。”

冬寻大抚掌:“横批,雅俗共赏。”

寒笳道:“情深无处发,借酒撒思念。闻声不见影,邀月来陪伴。”又道:“江上生明月,明月共潮生。把酒问江水,何处寄浓情?”

寒笳和涴芷斗诗斗得难解难分,又快又好。我自愧不如,只有沏茶的份。

 

 

  今夜都成湿人了

 

“我来也!”11点了,刘洪歪着趔趄来到凉亭。他家就在凉亭旁边,我们从他的厨房里拉出电线到凉亭来煮水沏茶。刘洪很少参与我们的活动,偶尔路过喝杯茶吃片点心就走,说自己是个粗人,怕弄坏了气氛。

冬寻有灵感了:“一个醉郎刚告退,另一醉郎又登场。”

刘洪坐下来,半闭着眼睛向冬寻不住地摇手:“那是不可能的事。哪个醉了呀?没有名气。”

这哪跟哪呀?大家面面相觑。

“竟敢比我先醉!”刘洪睁开眼睛大声说。

“他知道你要来,先跑了。”寒茄说。

“没关系,你们玩、玩吧,我个粗人,就、就当听众好了。”

涴芷吟道:“邀月来做伴,对饮五六人。狂饮是老刘,浅酌过路客。老大醉情网,千山忙构思。寒笳叹酒绵,涴芷把盏问。祸端吴刚酿。不该有余恨。但愿人长久,同赏明月夜。”吟毕对刘洪道:“老刘,该你了。”

刘洪慌得直摆手:“和我没有关系。”又说:“我以酒当歌。”言毕喝了一杯酒。

大家纷纷点头:“这一句就很好!”

刘洪长叹一声:“中秋节,世界开始下雨了,我的月亮在哪里呀?”

大家忍不住鼓掌:“老刘真是深藏不露,好极的现代诗!”

寒笳站起来,把一盅漓泉一饮而尽,道:“俺又将涴芷的诗稍改一下下哈。邀月来做伴,对饮五六人。狂饮是老刘,浅酌过路客。老大醉情网,千山构思忙。寒笳叹酒绵,涴芷把盏问。祸端吴刚酿。不该有余恨。但愿人长久,同赏明月光。”

我道:“不该有余恨。但愿人长久,赏花赏月赏秋香。”

今夜都成湿人了!

——记2011912日,我的中秋夜

 

                                                  红尘千山   2011.9.13 

 

注①:“孤山“西湖小孤山”,也是作者的网名。

 

敬请关注续集【原创】葫芦庵乱判糊涂案(二)

  评论这张
 
阅读(67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